从水货到队长为全队不停奔跑的男人效力利物浦11年了

马内离开了效力6年之久的利物浦,怀念变成了彼此的情绪,但加盟利物浦11年之久的乔丹·亨德森却维持着自己的红色骄傲。

5月份他就说过:“我很荣幸为这支球队踢球,也很幸运成为球队阵容的一部分。”而在这个具备特殊纪念意义的日子中,利物浦队长再次重复了相同的话,朴实无华的语言与他沉稳内敛的性格相契合。

十一年的峥嵘岁月,看似一晃而过,但亨德森从青涩到成熟,从水货到领袖的蜕变过程却深深地烙印在红色的历史中,最为突出的成就感是,亨德森成为利物浦队史首位捧起6座不同冠军奖杯的队长。

在星光和身价上,亨德森远不如萨拉赫、阿利松、范戴克等各个国家队的中流砥柱那般耀眼,比如去年欧洲杯上的亨德森在后浪涌现的三狮军团扮演的角色就无足轻重,但之于利物浦而言,英格兰人不可或缺的原因并不是所谓的攻守兼备的印象分,而是专注度与责任感的保障,阿利松的话最为精确:“他是一个为全队不停奔跑的男人。”

遥想克洛普上任之初,只是将亨德森定义为“一个出色的球员”,但只是几堂训练课后,德国人就发现在他到来之前就当上队长的亨德森确实拥有了领导一支球队所需要的一切。众所周知,亨德森并不是一个通过华丽数据衡量自身价值的球员。

曾有人说在克洛普推崇的摇滚派中属于异类,但平静的力量从不可忽视,甚至制造了球迷的独家记忆:

——2019年欧冠半决赛次回合对阵巴萨,亨德森不惜赌上自己的职业生涯,在中场休息时打了一针封闭,最终率领利物浦制造了安菲尔德奇迹;

——2020年1月份的双红会上,他的跑动距离达到了11.49公里,更抢眼的是,8次夺回球权,5次成功拦截,11次对抗中赢得了9次,全场最佳实至名归;

——2022年亨德森成为作为队长首发出战欧冠决赛次数最多的英格兰球员,并以各项赛事57次出场成为当赛季五大联赛中的出勤王。

荣膺2019年英格兰最佳球员、入选2020年PFA年度英超联赛最佳阵容,以及当选2019-20赛季英格兰足球记者协会赛季最佳球员,或多或少填补了亨德森相对单薄的个人荣誉簿,但与之相比,续约利物浦才是他所信奉的“永不独行”,这是他所理解的高级奖励。

毕竟从杰拉德手中接过队长袖标的他早已将与利物浦的关系由心之所向变成了心有所属:“我很自豪能加入这支球队,而且能在这家俱乐部效力这么久。”在未完待续的情愫中,亨德森乐于享受球场上的主教练和队友间的管理者的角色。

虽然没有直接表达终老利物浦的个人愿望,但32岁的亨德森不慌不忙地修饰理想之路,其实相较于罗杰斯时代,英格兰人已经完成了逆袭记。

2011年利物浦斥资1500万英镑买下了桑德兰的核心,但在参军后第一个赛季,罗杰斯就计划将年轻的亨德森以添头交换富勒姆的邓普西。好在擦拭泪水的他拒绝了改换门庭,在水货的谩骂声中从投入到健身房中开始换一个崭新的自己。

时隔多年,他感谢罗杰斯的慷慨,但在前利物浦主帅看来,“亨德森首先自己成就了自己。”

从替补到主力,从队副到队长,并不是偏见被时间扭转,而是时间公平地审视每一个人的成长轨迹,冠军是天道酬勤的完美呈现方式,虽然亨德森以因祸得福的调侃口吻感谢过克洛普的再造之恩,但“他值得拥有”并不是外媒体随便赠予的佳线年来腿筋、膝盖、腹股沟、跖骨等大大小小的伤病逐一清晰地纪录了亨德森为利物浦痴狂的痕迹,合约到明夏到期的他不必惊慌何以为家,因为常青树队友米尔纳已经为他提前示范了,万金油+忠诚度与之媲美的亨德森必然会延续下一段利物浦奇缘,效力十一年只是一次阶段性的总结。

亨德森是倔强的,不然,他不会在20岁时就穿上桑德兰10号战袍,不会在21岁时就荣膺队内赛季最佳球员,而在成为“英超最被低估的球员”的风评之前,他所经历的颠簸不仅局限于罗杰斯麾下。

要知道,在加盟利物浦之前,年少成名的他差一点牵手曼联,对于从小是曼联球迷的亨德森而言这本是梦想成真的时刻,只是曼联的医疗团队跟弗格森提出意见——亨德森走路和奔跑时候的姿势会导致职业生涯后半段频繁的伤病。

得与失并不完全受时间的限制,就是这个跑步怪异的桑德兰大男孩完成了小时候的梦想——捧起欧冠冠军,区别在于他效力的球队并非儿时支持的曼联。

时过境迁,弗格森的遗憾演变成利物浦的幸运,即使人无再少年,但32岁的亨德森丝毫不惧岁月长。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