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航雄鹰”飞向联合战场

云飞浪卷,战机编队低空掠海,隐蔽突进。驾驶长机的第73集团军某陆航旅飞行员赵清华带队将“敌”目标摧毁,随后接到导调特情:“005,油量将耗尽,立刻着舰补给。”

根据指挥所传来的坐标,赵清华很快找到目标——海军某战舰正在不远处航行。与陆上起降不同,海上风速大、水雾浓,舰体随海浪摇摆。这次舰机多课目协同训练,是陆航部队提升海上作战能力的全新探索,难度不言而喻。

建立着舰航线、调整飞行姿态……抓住战舰相对平稳的一刹那,战鹰快速降落在甲板上。

补给很快完成,赵清华驾驶战鹰再度升空。这次,他受领的任务是:为载有一支特战分队的运输直升机编队护航,并完成在某地机降作战任务。

“作为一支新质作战力量,海上作战能力是我们必须重点强化提升的核心能力之一。”对此,旅长李浩波还有更深入的思考:随着部队使命任务拓展,战斗力建设的标准要求更高。

“要融入全军联合作战体系,贯彻陆型建设要求,创新集团军建设管理和作战运用方式,加快新型作战力量建设,深入做好各项改革工作,更好解放和发展战斗力。”2018年9月27日,习主席视察陆军某部时发表的重要讲话,为陆航部队的发展指明了方向。

陆航部队是陆军实现机动作战、立体攻防战略要求的尖刀力量,是让陆军“飞起来”的关键力量。该旅在由“团”到“旅”的发展壮大中,一步步实现了由单兵种“独唱”到与个别兵种协同“小合唱”,再到多军兵种合力奏响“交响曲”的转型升级。

“起初,很多官兵对体系练兵有着自己的见解。”可有些“见解”,很快在实战化演训中被证明不可行——

有的认为“单机足够强,战场就能赢”。那一年,该旅改革后首次参加基地化实兵对抗演习。他们选拔精兵强将与装甲某部、特战某部组成红方,实施机降突击行动。由于不熟悉兄弟部队的作战特点、战法运用等,红方无法实现精准协同和临机处置,演习中他们先后实施3批次行动,仅有1批次完成任务。

有的把体系作战简单理解为“人多力量大”。那一次,双机编队搭载特战队员向“敌”后隐蔽机动。为便于起降,他们选择在同一块平坦开阔地域实施机降。孰料,特战队员刚跃出机舱便遭到伏击。

天空还是那片天空,换个角度看,已截然不同。几战下来,该旅官兵逐渐意识到:“独唱”固然是基本功,但在联合作战这支“交响曲”中,如果不能紧贴实战密切协同,实现作战力量的有机融合,就无法形成合力,更发挥不出“1+12”的作战效能。

深入学习贯彻习主席重要指示,着眼战争形态深刻演变,该旅不断探索新的练兵模式。

张凌浩是去年9月毕业的飞行员。刚到旅里,他迫不及待地想驾战鹰升空训练。现实的培养路径,一度让他有些摸不着头脑:以列兵身份到合成部队当兵锻炼、跟学跟训;到特战旅学习机降伞降、野战生存技能,了解掌握其他兵种对陆航专业的需求;参加旅队组织的体系作战讲堂,听其他兵种部队业务骨干来队授课……

这样的角色换位,不仅是为了学习更多兵种知识,更是为了把体系思维刻进脑中。如今回看这段经历,张凌浩说:“这样的培养路径让我更懂陆航,更懂联合。”

管中窥豹,见微知著;擂鼓鸣号,千帆竞发。近几年,该旅和海军、空军等单位开展的联演联训稳步推进,舰机协同训练、空中常态警巡等任务不断拓展,指挥员、飞行员到海军、空军部队参观见学、值班见习成为常态,所有与使命任务相关的核心课目训练,所属机型悉数上阵,飞行人员一人不落。

过去,官兵口中的一个个“没想到”,如今已成为探索奋进征程上的清晰足迹——

侦察科科长张磊“没想到”,无人机成了直升机的“望远镜”。改革后,旅队列装新型无人机。他们发挥无人机高空侦察搜索目标快、广、准等优势,探索无人机引导直升机打击目标战法,将原本由直升机担负的搜索引导任务交给无人机完成。直升机有了“望远镜”,缩短了侦察和火力单元的反应时间,提高了打击效率。

飞行员陈强“没想到”,从“对手”那里学来了打仗硬功夫。去年,陈强参加陆空对抗演练,起初驾机实施超低空突防多次被“蓝军”雷达捕捉,突防成功率不高。一次与“蓝军”开展协同训练后,陈强钻进“蓝军”雷达方舱,认真了解研究对抗详情。再次驾机实施超低空突防,他成功规避“蓝军”雷达搜索。

“体系训练打开了战斗力建设的大格局。”作训科科长丁洲挺说,每支作战力量按照体系作战节奏协力共鸣,才能奏出能打胜仗的最强音、实现作战效能的最大化。

如今,该旅飞行员驾战机进行海上远距离超低空作战和海上平台起降,直升机不断扩大作战半径,作战样式更加丰富;探索创新多种战法训法,完成新型航空弹药试用等数十项重大任务,先后多次紧急处置空、海情……一道道勇担重任、向战而飞的航迹,记录着官兵们牢记习主席嘱托,沿着体系练兵之路坚定奋飞的探索。

“大力推进战训耦合,大力推进体系练兵,大力推进科技练兵,全面推进军事训练转型升级,练就能战善战的精兵劲旅。”新年开训,该旅全体官兵闻令而动、向战而行。

擦亮“体系之眼”,打开全新视界,突破思维观念、战术战法、时间空间的局限,“陆航雄鹰”的目光越过“一树之高”,瞄向更为广阔的联合战场。

风急浪高。数架无人机隐蔽抵近“敌”阵地侦察,引导火力打击群对“敌”火炮阵地展开猛烈攻击。

随后,飞行员王政涛驾机低空掠海、快速出击。在接连采取保持无线电静默、大角度机动规避等战术后,他摆脱“敌”防空系统跟踪拦截,与舰上火力协同,成功拔掉“敌”火力点。

完成任务回头看,王政涛视野中出现这样的场景:空地立体火力掩护下,两栖装甲突击群驶出两栖登陆舰,向“敌”阵地发起攻击;数架满载特战队员的运输直升机在多种火力掩护下,挺进纵深地域……一幅新型陆军数字化、立体化、全域化的作战图景呈现眼前。

格局宏大、气势磅礴的交响曲,是多种乐器密切配合、协同演奏的结果。单种乐器的演奏,难以表现出那种气势磅礴的意境。体系制胜的现代战场也如此。信息化条件下的一体化联合作战,是体系间对抗、系统间较量。任何单一军兵种都难以主宰战场作战行动,任何作战行动都离不开作战体系的支撑。只有联合起来攥成铁拳,才能实现战斗力倍增。

2022年新年伊始,习主席向全军发布开训动员令,要求全军部队大力推进体系练兵。我们应坚决落实习主席重要指示,牢固树立体系思维,跳出各自为战、一家为大等思维定势,主动融入体系、服务体系,深学体系作战知识,补齐体系作战短板,练强体系作战本领,在融入体系中制胜战场。

兵之胜负,有时不在众寡,而在分合。惟其如此,“硬指头”才能攥成能打胜仗的“铁拳头”。(黄超 赖文湧 吴科儒 石芝鹏)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